|劳务派遣暂行规定|劳务派遣

详情

劳务派遣暂行规定

2016-01-16

《劳务派遣暂行规定》出台了,不仅规定了同工同酬,还规定了用工单位应当严格控制劳务派遣用工数量,使用的被派遣劳动者数量不得超过其用工总量的10%;临时性工作岗位是指存续时间不超过6个月的岗位;辅助性工作岗位是指为主营业务岗位提供服务的非主营业务岗位;替代性工作岗位是指用工单位的劳动者因脱产学习、休假等原因无法工作的一定期间内,可以由其他劳动者替代工作的岗位等等,看上去很完美,几千万的劳务派遣工也似乎看到了希望。

然而《劳务派遣暂行规定》实际实施效果是让人不敢恭维滴的,据《工人日报》1月5日报道,广东省许多企业拟用“假外包、真派遣”的手段蒙混10%的劳务派遣用工红线——“10%的劳务派遣用工红线”,是指2014年3月1日起实施的《劳务派遣暂行规定》要求“用工单位使用的被派遣劳动者数量不得超过其用工总量的10%”,要求用工单位降至这一比例的时间定为2016年2月底之前。大限将至,动“假外包、真派遣、歪脑筋”的其实又何止广东一省企业呢,央企也是如此,比如一些银行将柜台业务整体外包,承接外包业务的单位仍然是原来的劳务派遣公司,员工工作场所仍在原单位,并接受原单位管理,实质仍是劳务派遣用工,只是为了换了名头而已;中国电信集团也正在大规模把原来的劳务派遣转为外包工,并相继出台了中电信湘[2014]183号文件《关于规范劳务派遣用工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及中电信湘人力【2014】35号文件《关于规范业务外包操作流程等有关问题的通知》相关文件来具体指导各地和操作此事,不少劳动者表示,劳务派遣最起码还能保证依法“同工同酬;合同期间,没有工作,劳务派遣单位要负责发工资”。可如今,还是那家劳务派遣公司,却要改为签订外包协议。“不仅我跟发包单位一点关系都没有了,《劳务派遣暂行规定》出台后反而更没有保障了。

《劳务派遣暂行规定》出台初衷应该是想遏制劳务派遣滥用之势,促进社会和谐的,但其实际效果是差强人意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一直是个施政顽疾,导致基层民众普遍感觉是好政策在天上,坏习惯却一直在身边。08年为了规范临时工问题出台了《劳动合同法》,可结果呢,临时工问题没有解决又冒出个劳务派遣工问题,2014年又出台《劳务派遣暂行规定》想解决劳务派遣工问题,根据现状来看,估计也是无法解决劳务派遣工问题,又会冒出个外包工问题,这样周而复始,长期以往,只会形成执政者是神仙,民众是凡人的局面,执政者本事再大,想法再好,但你在天上,不在凡间,跟凡间民众无关。这种现象对执政者来说,绝非好现象,需要高度警觉的。

为什么这样,我想主因有二;1、立法疏漏;目前,有关劳务派遣的立法不仅条款简单,过于原则化,而且在一些关键点上存在定性模糊。08年出台劳动合同法的时候,虽说规定用工单位只能在临时性、辅助性或者替代性的工作岗位上使用被派遣劳动者,却迟迟不出逆向派遣行为是否合法和临时性、辅助性或者替代性,三性具体的司法解释,导致三性成了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戏文,又由于劳动者在劳资关系处于弱势地位,最后的结果就是用工单位说了算,导致有些劳动者工作了在一个岗位上工作了几十年仍还属于临时性岗位,劳动者又无法依据相关条文打赢相关官司;2、劳动行政部门缺乏有效的监管手段,劳动行政执法力度薄弱,这些部门并没有切实发挥好相应的监管职能,比如这次《劳务派遣暂行规定》出台了,各企业到底是怎样应对10%这个红线的,劳动行政部门是一直三缄其口,放任不管,这样的只管杀,不管埋工作态度,再好的制度也会名存实亡的。

劳动关系稳定是社会和谐的基础与前提,不仅关系到企业发展,还关系到社会稳定,也关系到政府治理能力。目前,很多劳动者对整改劳务派遣乱象抱有较高期待,任何放任用工单位动劳务派遣“歪脑筋”、玩“猫腻”、搞“变通”的做法,都是需要高度警觉的,更是需要监管部门迅速出击防范和治理的。